2004年7月8日

南瓜應該受到處罰!

大隊長看到餐盤裡面的菜後就發飆了。

「叫勤務隊隊長給我過來!」大隊長吩咐。

「今天晚餐為什麼少一道菜?」大隊長看著滿身是汗的勤務隊隊長。

「報告大隊長,因為颱風的關係,所有的菜都不見了!我已經派人把逃跑的南瓜給抓回來了!」在這麼熱的天氣抓南瓜想必是一件十分艱苦的差事,因為勤務隊隊長的衣服都濕透了。

「隊長,這件事一定要好好處理。在部隊裡面,少吃一道菜和沒有洗到熱水澡一樣,都是嚴重危害到部隊軍心的重大事件。萬一有人去申訴晚餐少吃一道菜怎麼辦?上面的長官一定會派人下來好好調查這件事的。如果他們以為我們挪用伙食費,那這個調查就沒完沒了了。如果他們只是認為我們的伙食沒辦好,天天來督導伙食業務,我想你也沒有好日子可以過了!」大隊長雖然說得很慢,但是從他的語氣可以聽出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廚房門口,兩三個伙房兵看著地上一排的南瓜,臉上露出一副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些頑皮的傢伙的表情。

「南瓜不見了,不能怪伙房兵,他們這麼辛苦的煮飯做菜,怎麼會有暇分神去照顧這些南瓜呢?」食勤班班長直挺挺地站在勤務隊隊長面前,頭髮、臉上是油膩膩的,衣服上面沾滿了調味醬與油漬,食指因為從國小畢業後就開始跟個哥哥一起抽煙而變黃,兩隻腳穿的白色雨鞋也因為剛剛費了好大一番功夫去抓南瓜而沾滿了黃土。

「那麼你的意思是這些南瓜應該受到處罰?」勤務隊隊長在一張宣導禁煙的海報前點燃一支白長壽。到處都是宣導禁煙的海報,連吸煙區的牆壁上也貼了四五張,上面當然免不了有許多弟兄們的塗鴉創作。

「是的,南瓜應該受到處罰!」食勤班班長嚥了嚥口水。

勤務隊隊長深深吸了一口,停頓了一秒半,讓白長壽點燃後的物質充分地擴散到肺泡的每一個角落,進入到血液,然後再慢慢地吐出一口長長的煙霧。他的眼睛亮了起來,或許是尼古丁對他疲憊的腦子產生了一些化學性的影響。「那麼這些南瓜不假外出,惹出這麼大的麻煩出來,罰他們禁足一週好了!」

「為了防止逃亡的事件再度發生,伙房班要輪班二十四小時看管這些南瓜。」勤務隊隊長又吸了兩口煙,然後把剩下的半支煙擰熄,丟到裝滿煙蒂的克寧牛奶罐子裡。

食勤班班長側著頭看著勤務隊隊長離開的背影,甩了甩整天因為提鍋炒菜而酸痛的雙手,默默地轉身向廚房走去。

「或許下星期二晚餐的時候,我們就會多一道煮南瓜可以吃了吧!」我想。
張貼留言